不知的收集
關於部落格
什麼最好....................
把我心愛的她(他)
躺在床上,身穿薄衣,身上半濕半乾(有種透明感),頭髮微濕,用著眼神對著我說,來吧
  • 189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決明同人

大網:
住在半山坡種植著草藥,只有偶爾下個山買個東西,幾乎不怎麼理城市中的人們
雖然這麼平淡的生活,他卻甘之如飴。
照往常的準備下山,卻聽到靠近門口有嬰兒的哭喊聲音
打開了木門,看著眼前在地上的娃兒
身體虛弱..印堂發黑...看來是活不久了
抱起虛弱的娃兒進到屋內
在你被鬼差抓之前,我就盡力讓你活下來吧!彈了一下娃兒的鼻
娃兒竟然就不哭泣,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眼前的人
記得我的名字,我叫皇甫...
現在我是你的師父
現在我們來看看你的名要叫什麼
拿出一看就是能砸死人厚度的書
給你挑,你動一下我就停下來
我多好啊!才不像幫我取名的,隨便翻翻就決定我的名
開翻....
丟一個杯子...
停住,這就是你的名了,小女娃
忍冬,不過還真男性化
不過,真庝


師父...看我抓到了什麼?
看著她手頭上抓著一隻青蛙
青蛙...我們來學解剖學
師父,你是說要活活的用刀子剖了它的身體
看著牠抽筋到死掉嗎?

看著師父笑得很邪惡遞出刀子
師父,跪下抓住大腿,死命的把眼淚擦上去
我不要...不要下刀...
眼看著師父笑得更邪魅了
接下刀子,如同一往邊聽邊下手
剖完了,就下來縫起來
師父,不用讓它死?
如果你的能力不足

但事實上,隔日師父丟來了一百隻的活生生的青蛙作業
我只讓它存活了三分之一
剩下的就讓師父處理去

當我六歲時,處理死在我手上的工作就輪到我
因為師父說,該是你自個解決了
有人那麼殘忍叫一位才剛滿六歲就要自個從邊緣地帶走到城市
真不怕有人拐走我嗎?
拐走就拐走,就當沒緣吧!

拿著失敗的山雞到客棧
進去客棧聞得香氣四溢
想起師父的手藝,覺得自個能活下來
也算個奇蹟
跟老闆議個價,買個糖葫蘆,剩下的銀兩買些米和銀針
明月也掛上在黑鴉鴉的天空
該回去了,不然師父不知道又要我幹嘛

嘴裡還含著糖葫蘆聽著前方有著哭泣聲「不要不要我...再也不貪吃...再也不敢不聽話...」
走到離他們十幾步的距離
看面斷言為營養不良,雖然先天不錯
要幫嗎?
咬下糖衣,碎笑

「哈囉!你們四個」
眼前比較大的斜眼看著我

怪怪,我才六歲耶!

看起來全都營養不良
你們要不要跟著我回去,請你們吃一頓
要或不要隨你們

繼續咬下一顆糖,反頭就走

走到城門回頭看一眼
四個都跟來了
邪笑中,看來跟師父同化了差不多

師父,我回來了
看我一眼,繼續喝茶

你們進來吧
師父瞇起眼,你撿回來的?
是啊!能留下嗎?

回頭,不語

成了,明天的事明天再說
你們先跟我來
帶著他們到後頭的洗澡間
水井在哪,材在哪,火種給你們
先去洗個澡

我先去煮個粥給你們吃

最大的說話,為何對我們怎麼好
簡單來說 看不慣

等他們出來,我做的藥膳粥也差不多
看他們除了小的之外,吃得還真優雅

看他們都吃飽了
先來個自我介紹吧!
把你們拐來的我,姓皇甫,名忍冬

他們陸續的自我介紹完
大的叫梅舒城
第二個叫梅舒懷
第三個叫梅舒遲
小的叫梅舒心

吃飽了對吧!我們的房間不太多
你們就四個擠一下

到了隔日,我帶著他們到師父面前
師父看他們一回兒
只說了一句,我只留你們一週
但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現在還沒想到
留還是不留,隨你們

看來他們決定是留下來

接下來他們就吃到我師父精心製作的早點
面有難色的樣子還真明顯
沒辦法,對師父而言好吃難吃都差不多
去煮個甜品壓一壓好了

小的看起來不太愛吃甜,雖然是吃完了
但臉色不太好看

舒城哥,真抱歉,還要你們答應一個條件
那你們一週後的打算如何?

不知,但這樣比較好

我疑惑著,算了不重要

就這樣幫著我們種種藥草
陪我下山賣藥草
過了一週

抱緊舒心
小舒心,真捨不得你

舒遲看著小四快沒氣
緊忙著救出小四

這些是乾糧,記得找到住的地方要通知我一聲

過了幾日,收到一封信

上面只簡單的問好,並且交待住在哪

之後,第一次到他們家時,真想再把他們帶回去
但一定會被師父丟出去

就習慣到城裡就會去看看他們
並且把脈是否會健康上的問題
偶爾丟一些失敗的解剖生物
或是解毒失敗的,當然有消毒,不然他們中毒我也麻煩

七年過後,這段日子發生了不少事
舒城因花而成名,改住到梅莊
並且請了幾位以前在梅家的工人
在我十歲時,才知道我是個女娃

而我...
師父下達一個指令,就把我丟出去
雖然這七年常常有怪指令
像是給我去醫1000個病人,而且每個病症都要不一樣
花了我二年的時間
去找出很稀少的藥草之類
以上都還蠻正常的,對學醫來說

不正常可是叫我去看狗和貓的面相
因為師父說一句,狗和貓都看不了
人相就不用去學了

接下來的一年
師父也沒交待要我去遠行的任務
良心發現?
才怪

某一早晨,師父只留了一封短文
尋找故人,投靠梅家去

衣物都沒留下來,還把比較值錢的都帶走了
雖然很早以前就知道師父好像在等待什麼
只是沒想到走得如此乾脆

算了,還是去梅家,看看還有什麼訊息
從後門走進,蓮香四溢,是舒懷的季節

看到梅盛走了過來,主子找你
尾隨著梅盛走,看著一路上的風景,以及賞花的人們
不過在梅家眼中,不管在位者還是奴僕,
大概都看到的是銀兩或是鈔票

妳的師父留了口信給你
口信?
他要妳留在梅莊
那你答應?我記得你不是很討厭人口增加
是啊!可惜的事,他以當年收留我們的條件做交換
就當做家裡多一位專屬醫師
碎碎念,我已經很像了
每次誰生病,我不就衝回來看看
妳可是有收費的
梅大的耳朵可真靈,這也要計較
我只是拿幾朵花
是啊!是啊!妳拿的那些至少都價值上千兩
是是,大爺

梅福,帶皇甫小姐去她的新房
我尾隨著梅盛一路走到靠近下人房和舒城他們所住的中間房
進去後,眉往上挑
這房會不會太高級了一點
我以為會跟梅福他們的房差不多

算了,誰知道他打算往我身上扒多少皮下來
梅福,你們今年春天卸掉的花在哪?
得問問主子才行
問他不成,一定拿不到,改個說法
梅福,幫我跟他說,拿來研發產品給他賣
一定可以賺不少錢財
也幫我跟大家說一聲,晚上戌時義診
我先回去一趟

吃著家中的飯菜
少了師父一味,差真多
原本想把所學的菜肴
一個一個煮給他吃,雖知他吃不出好壞
至少是個心意
收捨好細軟,先把家中所抓來的野獸放生後
在四週撒下驅散野獸的粉
點著人類聞到就會昏迷三天的煙

看著梅莊的門,這以後是新家?
不,暫時的新家,我的家永遠是師父在的地方
放好細軟,先去看看梅家的四位兄弟

小四,怎麼還是睡飽的模樣
聞到藥草味
忍冬姐姐回了來啊~~

怎麼還是那麼可愛
直接抱下去
我已經是大人了,我不要抱~~
 
是是,但你在我心中還是個小男孩
沒辦法他現在這樣真像兩歲半時的模樣
雖然沒有奶香味,現在沾染一些牡丹的花香

抱著順利偷吃一些豆腐
把個脈,很健康
怎麼趴在我身上就睡了
輕輕移到床上,蓋好棉被
唱一曲謠籃歌謠

去找小三
看著盤珊仍然緊跟著小三後頭
還是那麼甜蜜蜜
下次哪天叫梅大去提個親好了
怎麼印堂微黑
等等要細算

小二看來在賣色相,招待客人中
雖然年紀小小,卻有著老闆的風範
(看著梅二調戲姑娘,順便扒了不少皮)
看來扒羊皮技術學了七八成了 

走到帳房處,聽到舒城的吼聲
錢是這樣花的嗎?梅家訓是沒學起來嗎?
梅大正拿著帳冊,在教導中
大當家,我只是不小心撒了一杯茶水
茶水不用錢嗎?就算撒也要給我撒到嘴巴裡
去給我接露水,直到接滿一杯茶水為止
看著奴僕哀怨的走出去

省錢,省成這樣,根本是一隻鐵公雞
知道他過去的苦,根本沒辦法抱怨
舒城,我整理好了
陪我聊聊吧!先不要看帳
偶爾還是要休息

休息哪來的銀兩花
別逼我用針,舒城
銀兩自然是要賺到,但身體還是要顧

舒城指指手上的十幾根針
咦!我又邊說話邊下針
抱歉,抱歉,習慣問題
一針一針的拿下來

拿下時,又順便把個小脈
不打擾你了,反正你等等也不會理我
走出門時回頭
給你一句話,還是多睡點
小心將來老婆抱怨你的持久力
後頭傳來一句 去你的

回到房裡,拿出平常卜卦的用具
剛剛看到小三的臉相,讓人很不安
拿出梅家人資料
取出小三、梅珊的生辰八字
陸續地用各種方式算
只算得出有血災,卻算不出時刻來
但大概是天意,避不了災
又不能跟舒城哥說
不然小三就永遠不用出門了
我不想看到梅珊瞪著我,說我烏鴉嘴
至少我要辦到避掉最高的危險,不能讓小三有生命危險

汗水淋淋,口中有一絲甜腥味
我真討厭改這種,每次都會反噬
要趕快出門,不然會被懷疑

到了平常看病的房間
桌上已經準備好了紙筆和一壺茶水
先寫下剛剛把過的脈,寫一下進補的藥膳
請梅叔偷偷加在菜餚清單中

弄一下放鬆心情的薰香
過了半刻,正式開門
看著門口排著隊伍的人
我說 看診時間到
歡迎回來,忍冬大夫
以微笑回報

總算下人都看完了
聽著門外的敲鑼聲
看著天上的明月,原來到了亥時
去找小二、小三
小三的房間、小三的房間
燈已經熄了,偷偷摸摸的走進去
伸手抓住小三的手腕,摸二把
偷偷摸摸的出去,隨及被擒拿手抓住
痛痛,我不是小偷,我是忍冬
梅珊把我的手放開
忍冬大夫,你想找小遲哥的話
為何要偷偷摸摸的進去

不想打擾到他睡覺,只好偷偷摸摸的進去
大夫,你這樣會嚇到我的,下次弄不好傷到你怎麼辦
好好,下次我會先會知你的一聲再進去

等等我要去梅二那,能幫會先通知一聲嗎?
當然前言,我還是要偷偷摸摸進去

看著梅珊笑笑的去通知
今天真的是當小偷好日子
準備伸手要抓住小二的手時
反而被他抓到床上去
看著眼前比自個還艷的禍害對著自個笑
忍冬姐,大半夜來找我做什麼?
汗顏汗顏,只是想來偷把個小脈
乖乖的把手伸出來給我把
忍冬姐,讓你把就讓你把
聽起來怪怪的,算了

摸摸小二的頭
準備下床去,卻發現手被小二抓著
接下來還更過份的把我當抱枕
這種事不是只有小四才會做嗎?

你何時學會小四的習慣
抓人就躺、抱
偶而為之也不錯
忍冬姐,你真香
我再香,也只是藥草香
沒你們的花香,香吧!

他對著我的背
忍冬姐,雖然逼迫自個再產生一個人格
對大哥是很好,至少不用看到他的傷心
但我好累
轉身抱緊他,我沒辦法幫你們什麼
我知道你苦
但你們兄弟間的心結,不只你一個有
今天你暫時恢復原來的樣吧!
我陪你睡,如果你做惡夢的話,我會打昏你

打昏我,忍冬姐,妳的力氣沒我的大呢!
別管那麼多,反正我有法子就是了,睡吧!
看著他沉睡
半夜突然感覺到身旁的人說著夢話
神情看起來痛苦,額上微微冒著汗水
抱歉,舒懷,在他身上按下昏穴
慢慢地停止流汗
我流著淚水
這心病,我真得沒辦法解

過了一晚,梅盛看到我們在床上
雖然沒有說什麼,但馬上有謠言傳開
說我和小二有染,是不是他們太無聊了
我們才十初頭而已
下午就被舒城抓去教訓

日子一日日的過,白天去山上
下午研究,偶爾被抓去看個小病
也過了一年


看著梅莊的生意愈來愈旺盛
大家的壓力也愈來愈大

房門被大力的打開
大夫,鳴~~
大當家的欺負我
這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幾位來這哭訴
拿出梅家訓洗腦
乖喔!你只要把客人都當成銀兩
如果覺得銀兩難看,那看像小棉羊

棉羊?銀兩?聽不懂

就是你在挖,不是,你在服務時
就當你在幫忙去牠的毛,讓牠長得健康
這樣客人高興,也不會被大當家的罵.....
可是...可是...好難喔!
那你要被種在土裡還是站在門口丟臉?
鳴~~~
花了一刻時間,才讓這位管事的離開
我是治病的,不是治心理的

不過她也沒想過這種的治療過程
也造就大家的心理更加變態
腦子不是銀兩就是棉羊

晚上的風真涼爽,再不出來透個氣的話
我的心理也會有毛病
不過每晚都到別人家的屋頂聽八卦
這也算心理有問題嗎?會,不會,會,不會...
算了不重要,今天再度到不知名家的屋頂聽聽

少爺,輕一點,疼啊..(放擺著,H文不會寫)
這不是...飛快的跑到出聲音的門外
@!#@!$!@#!@

真把我看得臉紅心跳,不過那招在書中沒看過
算了回去吧!

跟著梅三去買東西
沒想到會在布料店裡聽到昨晚相似的軟聲
忍冬姐,怎麼臉紅了
沒事沒事,只是有點悶
悶?

旁邊的奶娃拉扯著娘的衣物
娘,天氣好涼,我能出去玩玩嗎?
好,去找阿勇玩,記得回來吃飯

咳咳,老闆我要這個
說完後不敢回頭看小三立刻出了門口

梅珊看著小遲哥,小遲哥看著梅珊微微的笑
小三抓著梅珊的手,尾隨我回家

我一定是太清純了
所以看到他想那曲府那擋事才會臉紅
舒城哥,我有事
打著算盤,什麼事?
我想去一趟妓院
停止計算的手,你去那做什麼?
你又不是男子,就算你是,去那要花錢
不準去
心裡在想我不想看個床事就臉紅
可能多看幾次就免疫了
那舒城哥,如果我是去賣東西呢?
他看著我的眼神很怪的從頭掃到尾
憑您?有人要嗎?

直接手招呼過了去,我不是要賣身
我想說我去賣給她們的梅家商品呢?
一來有錢拿,二來我可以去看看
舒城哥,手指敲著桌子思考著
能去那的都是大戶人家,而且他們都花得起
不過要賣什麼給他們比較好
梅福!
去收集所有目前最紅的妓院的名單
以及當紅的姑娘排行版
等等午餐後給我送上來

忍冬,妳真的給我一個好點子
啊!?
晚上我們去小二給我做的涼亭吃飯去

今天還好是個好天氣
至少小二敗掉了這間涼亭後
我們的苦難就來了
除了會讓食物無法吃的日子外,都會來這涼亭吃飯
所以我都會看天氣決定要不要在家中吃飯

我不回去時,隔一日,就要看每一位在涼亭吃飯的健康程度
生病等於花錢,所以要省就比病毒更強的理論下
感冒次數愈來愈少,尤其是舒城哥

最後就下大雪的天氣,也只是抖抖抖的吃飯
以上皆為裡面跟我很要好的梅沁說的
因為她也是受害者之一

忍冬,妳在想什麼
嗯,在想美好的過去
先吃飯

主子們,喝杯熱茶解油
大當家的,這是你要的資料

大哥,那是什麼?
這是妓院的清單
何必這麼麻煩,如果想要的話
做弟弟的帶你去就好了,幫你介紹好的姑娘
你又跑去那,等等再跟你算帳

我想把事業拓到妓院去
當然比較特殊的花,還是要留在梅莊
但一般的花我們品質就比別人好
眼尾看一下福祈,在臉紅,呵

另外忍冬
你給我去研究她們比較會用什麼商品

甚?這樣我得去那待一陣子,我要去銀鳶城
以免有人認出我來
看著舒城

好,舒懷去安排忍冬到一家妓院去當下人
記得錢要拿回來

舒城我是去研究的,怎麼不安排在那的住宿
用手直接彈我的頭

你去那邊研究邊賺錢多好
小費的話,我就不拿走
邊笑邊離開

他叫小冬,因為也得罪了主子,所以處罰他來這裡
薪資給低一點沒關係
不過他之後還是麻煩你放人
賣身楔約仍在主子那

不會不會,不過記得叫梅二公子,多來逛逛
看著他們笑來笑去的...滿肚子銅臭味

梅福離去時,在我耳邊說,忍冬大夫多保重

沒錯,我被女扮男妝混進來
舒懷說,男性打扮在這裡比較安全

你叫小冬是嗎?
你是梅莊的人,不會叫你做太底層的工作
你就在這過一段日子,記得回去要幫我美言幾句
恭敬地行禮,是的

阿勇過來,他叫小冬
他的工作就跟你一樣,就交給你帶了
對了,他只做一陣子,所以也不用教太多

小鬼,我叫阿勇,以後你就跟著我
是的,阿勇哥,這段日子還請多多指教

跟著阿勇不斷的在忙錄的日子度過
也跟不少的姐姐打好了關係,
知道了不少的訊息與知識
只是她們每次看我的眼神
好像是獅子看到獵物一樣,真嚇人
不過比較特別的事,她們共同養育了一位女兒
她叫天香,很得眾姨的疼愛

在這邊的日子,雖然梅莊的悠閒不同
但卻忙碌而熱鬧著

看著天空的明月,習慣性的坐在他人屋頂

照理這個時間燈火應該都熄了
卻有一處小燈火,看著一位年紀比我稍大的男孩
再仔細清理傷痕,那個傷痕好像是鞭子打出來的
好疼的樣子...
隨手拿出治傷的藥放在窗前
看到他為了莫名出現的創傷藥,頭搖來搖去的真好笑
隔幾日再去看到,窗上留了感謝的信函及說這樣很有效
當然,這可是我調的師父秘方
留了一個短信給他,叫他用完後放到窗上,再拿給他

終於大概想好了商品的方針,所以哨個口訊叫梅大來接人
雖然很不捨這些大姐姐和阿勇、天香
我含著眼淚打轉,我偶爾還是會來看看你們的
阿勇受不了離別的氣息,很快就離開,所以就沒看到
大姐姐們一窩蜂的在我的臉上打印子,還偷偷吃我的豆腐
你們是渴望很久了是吧!

天香幫我仔細擦掉臉上的口水印
誰叫你長得太清秀,是個小極品
小妹妹,你才七歲,小極品這個詞從哪學來的

我是女的耶,可惜沒辦法說
你多保重,真的要記得偶爾來看我們

小冬,我跟老闆娘談完了,回去吧!
這次回去要乖一點,免得又跑來這受苦
回去看著他們一眼,就跟著梅福走了

梅福,在這等我一回
快速的在府中移動到那位小哥的房間
桌上留下做創傷藥的藥單,並請他保重

回到了梅莊,照例的詢問完健康
去了舒城哥那一趟,列下要的材料清單
我得去閉關回山上那,暫時不要找我,我好了自然會下山

除了偶爾下山看看家人、朋友,以及被舒城退貨重做外,
就一直待在研究房中,終於完成了一系列商品
保養系列、增加夫妻恩愛氣氛系列
高高興興地跑到梅莊去

路上遇到梅怡,忍冬,妳身上的味很奇妙
聞聞自個身上的味道,有嗎?
還好吧!我要去找大當家的,他在哪?
大當家的人在梅四當家那

匆匆忙忙地跑到梅四那
不招呼一聲就打開房門,看著眼前小四躺在舒城哥的腳上
忍冬姐姐,妳身上的味道像四季
四季?疑惑看著梅大
我身上向來都是藥草味,哪來的四季味
笨,妳忘了一年來妳都在做什麼

小四,你討厭我身上的味道嗎?
小四轉換黏到我身上
不會...
真讓人高興,拿出包袱放在桌上
舒城哥,我研究完了
看看有沒有不好的地方

小四,姐姐我好累,可以跟你一塊睡嗎?
小四拉著我到他的床上
好溫暖

舒城看著我們一大一小相擁入睡
小聲的關起門離去

因為心中的小宇宙在一年中燃燒完畢
沉睡了將近三天三夜後,才逐漸恢復

在桌前緊張的聽舒城哥的宣判
忍冬...
是,產品如何
瞬間看到他的眼睛冒出元寶
可以,接下來妳去找梅世教他所有的製作流程
我..我教完後能不能去稍長的出遠門
遠門?妳是不是想找妳師父
被說中心事...

雖然師父離開了不少年,連封書信都不來
但還是想念
苦笑面對著舒城...

我答應你,不過你也要取得其他三位的同意
小三好搞定,小二、小四比較麻煩

終於教導完畢,也花了一季的時間搞定那三個
接下來舒城哥,就把我丟去學防身術
聽說是不用錢財,才把我丟去學
但我只花了一週的時間就把前輩打趴
雖然是用下毒方式,不過還是基礎的有學習
一一跟他們道別,也留了信給朋友
並且在那位小廝留下了約一年份量的藥,希望你能節省著用

這位婆婆,您的身體無大礙,只要記得多吃些飯
是的,忍冬大夫
這個小村莊也待了二個月之久

師父你到底在哪?我已經找了足足二年半的時間
差不多該離開這了
但是要先回去,還是繼續?
真煩

忍冬大夫,忍冬大夫
什麼事?看著眼前只有五、六歲的孩子手拿著小花
這送給你
謝謝
大夫,你會一直待在這嗎?
這不是我剛剛想的問題
我也不知道耶
大夫,你就留著
大家都很喜歡你

這裡是個很純樸的地方
剛來的時候,這裡只有一個老大夫和一位徒兒
上個月,那位大夫過世了,而那位徒兒深陷在悲傷之中
剛好有位孕婦要生,才被知道是一位大夫

想想就怨,你出去玩,大夫有點事要忙
回到走到一個房間,二話不說,直接打開門
還在憂鬱,我家小二就算憂鬱也比你好看
嗯,重點不在這裡
直接打下去,你這樣子還要多久,給我振作起來
我..我..,鳴~~師父
我也想哭了,這樣我要怎麼離開
忍冬大夫,我也知道我該振作起來
但..但..,我一想到師父就...
我重新再說一次,我只是個暫時的大夫
遲早我也要離開
咦!你要離開?
別打岔,是的,我會離開
別忘了,我只是路過的人
你就想想這些村民以後要靠誰

過了幾日,終於給我振作一些
接下來我就實施師父之前怎麼教我
我濃縮給他

過了一季的時間,這小子終於給我小小成材
你可以畢業了,喝著茶水
真的嗎?忍冬妹
老實說是勉強過關
但這裡也不需要太難的醫技
看他喜極而泣的樣子,我教得真好
事實上,他是在感謝終於脫離魔鬼地獄

你成材了,我也該離開
看著他,真想念家中的人
忍冬妹妳要離開了?
是啊!之前不是就說了
那妳何時要走
明天吧!
他接下來轉身就跑
這麼急做什麼?
繼續喝下一杯茶水

到了傍晚,小六拉著我到村長家中
怎麼全村的人都在這了
眼尖地看到信誠
這是怎麼回事?說清楚
因為妳說明個兒就要走了
所以我就通知村長,剛好陳嬸也在
很好,一切都明暸了
原因想安安靜靜地走,看來辦不到
忍冬大夫,雖然你在這待的時間不長
但我認定妳也是我們村的人
所以大家就高高興興的送妳走
今天不醉不歸

這位村長,有沒有想過我未成年這件事
到了大半夜,該倒的倒,該醉的醉
喝了有一點多,臉小小的微紅
也請人幫忙把信誠拖回去

安置好了,開始寫一封信留給他
日未出,就離去,回到自個的家鄉

這個香味是菊花,看來是到小三的季節了
忍冬大夫,你回來了
怎麼變黑了,姑娘要白白的才好看
就像那位....

梅盛醒醒喔!
幫我通知大當家的我回來了
我先去梳洗一下,不管那位正在花痴

不知道那位常受傷的現在如何了?
跟舒城請幾天假,先去看天香再去看看他好了
天香長得愈來愈標緻,那些姨原來在第一次見面時就知道我是女的
害我說謊說那麼久
天香私下跟我說,姨說你根本不會說謊,眼神都全招了
在天香那住了下來

房間裡的人不一樣了?被打死了
迅速的一間一間找,聽到埋怨聲音
到窗前看著那個人影,長高了頭髮更卷..
不過..太好了,還活著

他聽到樹葉掉落的聲音,看著窗前故意放下的白粉有著小手印子
那個人回來了...接下來要怎麼處理呢?

早晨雞鳴,回個老家整理一下灰塵好了
開個門,沒有灰塵掉落,四週沒有被弄亂的跡像

桌上有一張白色的紙條,讓人回想當初也是一張紙條就把我丟下
緊張地打開,又是簡簡單單的幾個字 不要再找,蠢徒弟
呵呵,師傅還是掛念著我,鳴....
扒在桌上哭泣著睡去

忍...忍冬大...忍冬大夫
有人在叫我嗎?
打開了門,看到梅心
她神色異常,三當家的出事了

出事,騎上梅心準備的馬立刻前往梅莊
讓開,快讓開
怎麼頭破了個洞
給我準備好煮過的白布,以及我房裡的藥箱
過了幾個時辰,還好沒有太嚴重
我的醫技還能救得了,差幾吋就糟了

剩下的就交給其他人處理
看著眼前急慌快哭的人
舒城哥,小三沒事了,我想睡一下
倒頭就睡在他的懷裡
隔日聽到小三被強的事件
梅珊一直看著小三不願離去
梅珊,小三沒事的
想看著舒...主子醒來

主子?從來沒聽過她這麼叫過
梅珊,怎麼改叫他主子,不再叫舒遲哥?
要...主僕之分...這樣...才不會再受傷
輕輕地抱著梅珊,笨小三讓梅珊心裡破了個洞
妳對小三這樣我沒話說,但不準叫我主子
我可會生氣給妳看,哭吧!趁這次全哭完
之後妳大概不會再哭了,命還是沒避掉

再次去找那位少年,但沒想到會被發現
看著眼前的少年笑著,讓我心情更差
更好笑的事,我竟然是被超蠢的方式抓
一想到那情況,就想大罵
不想也擺

抓我做什麼?
沒,只是想看看是誰那麼好心的送藥來
看完了?

那我可以走了吧!
妳以後還會再來嗎?
我點頭
我叫曲練
皇甫忍冬
這樣我們就認識了,下次來時喝個茶水聊天
看著他的臉蠻誠懇的
好,我得走了

忍冬嗎?應該可以成為不錯的朋友

沒想到才離開一陣子,舒城就把梅莊劃分成四季
兄弟各分一季,各司其職

菊花茶的香味真好
外面開始吵吵鬧鬧,大概是有人要來看花
遠遠看到他和他的主子以及一些富貴商人來到梅莊賞花

出門去,免得他認到我
茶還是家裡的好
邊怨邊耳邊聽著隔壁桌說
穆家的兒子病到了
是那位宰相家的兒子嗎?
是啊!皇上還緊急派了御醫前往急救
可憐啊!記得他一出生就帶著疾病

笑笑,繼續喝已涼的茶水

半夜鑼聲三響

身穿著黑衣
雖然我武功不太行,但輕功至少是水平以上
白天打聽好了宰相家中的規格
大病才過,應該是在房間內
看著巡走過,飛快的到達那位公子房間
房間裡只有一個人,悄悄地爬進去
看著這位公子的臉,真年輕
卻有著不健康的膚色
不過病根太深沒辦法解
把個脈,他怎麼眼睛大大的看著我
上次偷偷去小二那,被發現
怎麼連個病弱的,也會發現我

看著我抓著他的手
請問這位夜襲者,你是要來帶著我?
把個脈卻變個偷兒...
扯下面罩,我是個大夫
懶得用大夫身份進宰相門,感覺手續很麻煩
所以才晚上跑來

他用很疑惑的眼神看著我
好像表示我這個大夫很怪
算了算了,請你手伸出來給我看看
他笑笑的把手伸了出來
你的病根很深,一般的大夫只能解表,沒辦法解裡
我幫你開一些藥方,讓你至少撐過十個冬月
能給我你的生辰八字嗎?

他雖然疑惑,還是乖乖的說出來
我拿出簡便型的占卜用具
算了一下,有意思

目前我只算出你將來能活得長長久久
我得回去細算,記得早中晚都得喝
其它的藥就給我放棄,不然至少要把藥單寄給我看

這位姑娘,怎麼給你?
我叫忍冬,住在梅莊,爬出窗外
黑影在月光下耀動著

隔日下午,那位小軍師收到了一封信
我細算過你的命了
在你下次病發之時,會有人幫忙解病根
如果你找到那位大夫時,記得寫信跟我說
我想會會他,祝您平順

/*中間過程先省一下,重點在他們的友誼上升,另外師傅回來了並且帶著一女*/

/*天香被曲爺挷架事件,事後才得知此事*/
/*過了八年,跟曲府的人混很熟*/ 25歲
手拿著天香送來幽魂淫艷樂無窮的新書
天香的文筆愈來愈好了
去曲府看看天香好了

忍冬大夫來找總管?
麻煩幫我通知一聲
我點頭
總管,忍冬大夫拜訪

忍冬,是來找天香的吧!
是,來幫她放鬆筋骨的
麻煩您帶路

看著天香睡得如此熟,但仍然有著黑眼圈
天香是不是又拖稿了?
老樣子,每次都非要逼得曲爺動真格的,才願意寫
看她還要再睡一會

你等等還有事嗎?
曲爺外出,還可以待一回
那你..看著他臉上淡淡的鞭痕
除了你的臉外,身上是不是也有傷
他看著我的眼神
忍冬,可以不要脫嗎?

你每次都問這句,不膩嗎?
還是要我來

嘆口氣,還是把上衣給脫了

我盯著他的褲子
下半身沒事,不用脫
一個大男人那麼扭扭捏捏的
如果我在一個女性面前那麼大方脫衣才有問題
我是大夫

看著他的身體,仍然有著鞭痕
舊傷、新傷都在那厚實的背上

忍著點,幫你上藥
看著曲練笑
笑什麼?

每次你來看天香,都要你來幫我敷藥
真是我的好兄弟

我是女的
不然你要叫我說好姐妹嗎?
我直接打他的頭

你們感情真好
天香醒了嗎?
還沒有睡館!曲練哥,你何時才要把忍冬姐娶回家?

不等曲練回答
天香你想太多了,曲練麻煩你出去
聽到門關起來的聲音
開始準備花草油

看著天香很主動的把上半身的衣服脫了,只剩下小肚兜
忍冬,你真的對曲練哥沒意?
沒,認真的幫她按摩
嗯哼~~嗯~~真舒服
少發出那種聲音
可是,真的很舒服嘛
忍冬姐,怎麼臉紅了
難道,你不接受曲練的原因,是因為妳...
我先說,妳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只愛男的

哈哈哈,忍冬姐,不要搔
誰叫妳亂說話
可是妳剛剛臉紅!忍冬姐,妳真純潔

明明就看了不少男生的裸體和書籍

這是很正常的反應,而且我是大夫
好了,下次不要再拖稿了
這我不敢保證
你就繼續睡吧!我要回府了

忍冬,你要走了?
你還是弄些降血壓的給曲爺吃
曲練回頭看曲爺再看天香的住處
用著吃了會有用的眼神看著我
沒用嗎?
知道就好,下次一塊吃個飯
那也要等你家的老爺願意放你假
那就等我休假時再去找你

莊裡怎麼多了一位姑娘?
梅福,她是誰
看著眼前在跟舒城哥打情罵俏
她叫步孅孅,正住在莊裡
不過梅福我眼瞎了嗎?
大夫,妳不知道,最近大當家終於情荳出開了
是不是該準備喜事?

我先觀察一下好了,你先去忙
坐在樹上看著
哇塞!舒城哥把她壓在桌上,吃豆腐
怕接下來不宜兒童觀賞,去跟大家談談好了

會議只有短短三分鐘,就決定要她進得來出不去
我走到步姑娘的門前敲門
您是哪位?
您好,我是忍冬,這裡的專屬大夫
想來幫您看看身體健康,放心不要錢的
這是我私下的行為,主要也想交個朋友,賞臉嗎?
看她退到一旁,開始倒茶

聽說妳是來這學商是嗎?邊把脈邊聊
是的
如果請妳嫁給舒城哥,你可否願意
雖然滿口說不要,但脈象是不騙人的
別緊張,只是問問

接下來就聊一些有的沒的,也問問她的喜好

招來福沁來幫忙,開始準備娶親的物品
當然是私下的行為

不過接下來,只準備好了一半多時,新娘子就跑了
拜託,能讓那位老大爺看上眼的超極少
我還特定去把舒城哥罵了一頓
舒城哥只回我一句,她再踏進門來就休想再出去

到了夏至,她也還沒回來,卻聽說她出遠門了
不過接下來更嚇人,舒懷出門沒半個月就把一位姑娘家拐回來

舒懷,你怎麼把一個姑娘帶回來
是打算娶進門嗎?

等大哥成親後再說
那有的等了
那如果她不回來?
不可能
那麼肯定
妳想想,大哥會放過她嗎?
...商人個性

看著遠方,真可憐,被舒懷玩弄著
明明那麼討厭蓮,卻被拖去蓮池

/*跟一群八卦人談話*/

隔幾日,聽到廳裡舒城哥在吼叫著
到了廳裡看著他對著舒懷

仔細地看舒懷的表情,怎麼回到了原本的性子
問著舒遲,怎麼回事?
他看著那位姑娘

等姑娘說不玩了之後,舒懷也回復闊大少的模樣
姑娘轉頭離去,舒懷也要尾隨跟上

我緊急的抓住他的手,事情談完找我
舒城哥,那才是他的性子,為何隱藏真性子,你應該知道的...
回頭不再繼續看他哀傷的眼神

我到涼亭,叫人備茶
喝到第二壺時,舒懷也到了
坐下,我不想打你,也不想罵
我知道你是打算讓那位姑娘認識你的全部
但,下不為例,你傷了他等於再傷你

對不起,忍冬姐
但這種方式是最快的,不然她老是猜測我的心

所以,我才說「下不為例」
再一次的話,我拿你那位姑娘開刀
看著他苦笑
我撒撒手離開涼亭

半夜跑去找曲練談心
曲練,我這樣做對嗎?老是干涉他們兄弟的事情
明明我是個外人

曲練二話不說,直接打我的頭
笨蛋,你哪裡是外人了,你把自個當外人
那四兄弟一定會把你罵死

可是,我不知道在那家中,我所扮演的位置
我只知道我是個大夫

你不止是個大夫,同時也是他們的親人與朋友
不然他們叫你忍冬姐是叫假的
苦笑
我好像很蠢
...
把針刺他的痛穴,用手封住他的嘴
以免一堆人來參觀
眼帶淚光,我沒說話,怎麼刺我
你嘴角在笑
他摸著自己的嘴角
天香還好嗎?有沒有被曲爺打
打是還沒,不過快要被殺了
天香是曲爺的報應嗎?
兩人無言面對著月娘
邊賞月邊閒聊...

暫時不想回梅莊,回去找師父
師父暫時收留我幾日
繼續搗藥不理會我
師母,師父不理我,師母收留我好嗎?
少煩你師母,你是不知道她身體不佳嗎?

怨怨的看著師父
當初師父回來時,原本想住回來,卻被丟出去,叫我滾回梅莊
小別勝新婚,徒弟不成人

歸,就讓忍冬留下來
你們也很久沒師徒聊天了
我拚命點頭
結論,師母最大

那四兄弟在心中的地位是親人同時也是朋友
人真麻煩

終於懂了,為何那臭小子老是愛丟藥丸到他妹妹身上
我也蠻想丟到她身上

師母苦笑

反正再過不久,就會有人來接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